冷灰
24号文字
雅黑

第381章 一枝梅花压海棠

作者:梓翎更新时间:2019-10-13 14:47:37
  君若雪没好气的剜了璃月一眼,“不许。你成天不教他好的,竟教他风月场所的东西。”

  璃月大叫冤枉,“皇兄,你家儿子在这方面无师自通,怨不得我。”

  君若雪狠狠的剜了眼璃月,觉得这家伙肯定是太闲了,所以才无聊得巴不得整天抱着他的儿子耍。

  “璃月,你老大不小了,时候考虑纳妃了。”

  君若雪刚阴着脸说出口,璃月就赶紧放下他的宝贝侄儿,“小九儿,皇叔府里还有点事,明儿再来看你。”说完一溜烟就溜了。

  君若雪俊美的脸上蔓出嘚瑟的笑庵。

  半夜十分,小皇子熟睡后,君若雪才回绛云殿。弃用辇舆,只是让阿九提着灯笼陪他闲散的漫步回去。临近绛云殿时,君若雪却忽然迟疑了一瞬,脚步凝滞,望着绛云殿后庭院的宫墙。

  “阿九,朕去后庭院转转,你回去歇息吧!”君若雪忽然提议道。

  阿九摇摇头,“爷,小的陪你吧。”

  君若雪执拗道,“朕想一个人静静。”

  阿九愣了愣,脸色很沮丧。将手上的灯笼递给君若雪,“爷,这个你拿着!”

  君若雪瞥了眼他一眼,嫌它碍手碍脚,没有理睬阿九,转身蹁挞而去,湮没在夜色中。

  阿九的灯笼悬在半空,无力的吐槽自己,“你真是多此一举,爷已经进入神修了,应该有夜视力了。”

  夜色中,清风徐来。一抹玄色的衣袂,在空中飘飞,随即落到宫墙上,静若空谷幽兰。

  其实说起来,连君若雪自己都觉得十分奇怪。自从儿子出生后,他便喜欢上这儿。夜阑人静时,他像蛰伏的野豹一般,守在这儿等候着自己的猎物撞上来。

  可是,猎物在哪儿呢?

  她明明在瑶光殿里,高贵清冷,怎么可能放低身段来爬这个狗洞呢?

  君若雪忽然摇摇头自嘲浅笑。鹰隼的目光扫过下方的狗洞。若不是心智强大无坚不摧的人,怎么可能将钻狗洞看成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乐趣?

  目光忽然定格在狗洞旁的灌木上,除却上一次,似乎又有了新的压痕。

  君若雪心里一惊,飘然降落在狗洞前。

  密集的灌木被人分开压倒在两边,地上的尘土上明显有蠕动前行的痕迹。君若雪的脑海里,忽然就浮现出上次那个人儿卡在狗洞里的狼狈情景。

  俊逸的脸庞上浮出一抹柔溺的笑庵。那是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窃喜。

  为了让自己看得更加清楚,能更好的分析出情景发生的具体情况,他摊开手掌,真气凝结成一团火焰,瞬间照亮了周遭的黑暗。

  狗洞上方的石墙上,还残留着一行小诗。

  一枝梅花压海棠,一朵海棠出墙来!

  英俊的眉宇倏地一皱?

  是喜?是忧?

  竟然难以分辨。

  这笔迹,真正是暖儿的笔迹。这口吻,真正是暖儿的口吻。君若雪雀跃不已,他的暖儿,他喜欢的那个暖儿回来啦?

  可是片刻的窃喜后,又被愤怒席卷。

  这丫头竟敢海棠出墙?她这是赤果果的挑衅他么?她这海棠出墙的意思是暗示她要学红杏出墙么?

  君若雪的愤怒,却在冷静下来后慢慢消弭。

  他是不是会错意了?

  海棠出墙,莫不是指她已经出了宫墙的意思?

  君若雪心里激动非常。

  那一刻,他真的坚信不疑,他的暖儿回来了。

  她在宫外某个地方,他一定要找到她。

  君若雪回到绛云殿时,阿九刚打了个盹,只觉眼前一片黑影极速闪过,便警惕十足的睁开眼。

  看到君若雪唇角飞扬,眼底噙笑的模样,阿九就瞠目结舌了。

  “爷——”爷高兴成这样,肯定是有大喜事。

  阿九凑上去,“爷——”  君若雪瞥了眼阿九,便不厌其烦的分派给阿九许多任务,“阿九,去给朕做些新衣裳,颜色清新点,不过图案可以明丽一点。还有,准备一点银两,朕要出宫微服私访。你最好快点,愈快愈好。朕心已

  经迫不及待的想到宫外去看看。”

  阿九一愣一愣的。“诺。”

  爷这忽然的微服私访是受了什么刺激了?  想当初,德暖皇后难产,濒临死亡。那四十九天的日子里,太后,瑾王璃月可是想方设法的让他出宫去散散心,他都雷打不动的拒绝道,“朕哪儿也不去。暖儿在哪,朕便在哪,暖儿一日不回,朕便老

  死宫中。”

  阿九蓦地顿悟,“皇上,是不是德暖皇后出宫啦?”

  君若雪神采飞扬的俊脸倏地黯然。“你马上去看看,小皇子昨夜生病,皇后为何没去探望小皇子?”

  阿九见爷的喜悦莫名的淡了,恨不得抽自己巴掌。

  好好的,他提瑶光殿的主子干嘛?

  如今和从前不一样,主子对瑶光殿的皇后好似不太感冒了。不像从前在大璃的时候,提到她主子就会笑得让人赏心悦目。

  说起来也怪这德暖皇后,自持生了小皇子,便恃宠而骄。和从前判若两人。

  阿九急匆匆的去了瑶光殿。

  回来复命时,君若雪迫不及待的上前询问道,“怎样?皇后昨晚去哪儿了?”

  阿九据实禀报,“昨晚,皇后娘娘是真的出宫了。”

  君若雪便怔仲发呆了片刻。自言自语道。“原来是她。”

  不过想到高冷的皇后还存留着这么率真可爱的一面,君若雪阴鸷的表情妖娆一笑,“阿九,告诉瑶光殿,朕前日被事情耽搁了,未留宿瑶光殿是朕的不对。今日,朕便去瑶光殿歇息吧。”

  阿九又是瞠目结舌——

  爷怎么忽然转性了?

  不过爷和皇后能重修旧好,阿九觉得这样对小皇子有利无害。所以对于爷的转变阿九很是欣慰。

  “小的马上去传话。”阿九说完便兴冲冲的跑了。

  君若雪望着他飞快离去的背影,眼神幽然一暗。似乎所有关心他,爱他的人,都期望他能和皇后重修旧好。可是没人知道,他面对性情大变的皇后,是怎样一种煎熬。

  有时候,他甚至异想天开,觉得赤丹神珠带回来的魂魄并不是他的暖儿的。可是这样的可能性十分渺茫,不是吗?

  如果用更合理更科学的理由:应该是他的暖儿在荣登皇后,诞下皇子后,恃宠而骄,因此变得不可理喻。  这个事实让他倍感痛心!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