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文字
雅黑

第131章 种马殿下,你确定老娘跟你三观吻合?

作者:梓翎更新时间:2019-10-10 13:30:43
  素暖感冒了。喷嚏连连,鼻涕直流,眼泛泪花。

  斜靠在庭院里闲置的贵妃椅上,素暖有气无力的唱着歌:“爱情不是你想买,想买就能买~阿嚏~”

  锦王听说她感冒了,带着礼物聊表慰问。

  刚走近素心向暖院,就听见某女人死气沉沉却无比销魂的歌声。

  “我爱你,就像老鼠爱大米~”

  她本是学霸君,唱歌不是她的专长,记忆中能记住的就是最流行的曲调?哼完一整首歌表示难度很大。

  锦王浑身散发出阴鸷的气息,“阿九,你说她这发春,想的是谁啊?”

  阿九眼珠子一转,虽然做人要诚实,可是诚实要倒大霉,所以就昧着良心道,“爷,王妃兴许是想你了。”

  锦王唇角蔓出一抹泣毒的笑庵,盯着阿九和颜悦色道,“阿九,你是不是找死?学会忽悠本王了?”  阿九抱着头,以为爷的火爆栗子会立刻落下来。然而这次,锦王没有打他的头。阿九幸运的舒了口气,放下手来。谁知,殿下的火爆栗子瞅准他光光的后脑勺猛地一拍,“本王教你什么了?做人要诚实

  。”

  阿九哭笑不得,爷既然这么有自知之明,何必问他?

  现在连抽他也变得那么腹黑了!

  素暖瞥到锦王走来,看到他一身锦衣玉带,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模样就头疼。她感冒了,挂着鼻涕多狼狈,和他一比简直是天神下凡和跳梁小丑。

  素暖这个时候真的只想拒绝见客,真的。

  “傻子,你病了?”拉了椅子,坐在素暖旁,瞅着她脸色苍白,喷嚏连连,还不停的用手帕儿拭鼻涕。

  只觉她邋遢之余,给人楚楚可怜的模样。

  素暖苦大仇深的瞪着他,若不是这个死妖孽打马吊的技术这么好,她怎么会输的这么狼狈?尼玛差点底裤都脱没了?

  接到素暖幽怨的眼神,锦王有些愧疚,“你不是医者吗?给自己开点药吧?”

  素暖有气无力的瞥了他一眼,特么病毒性感冒吃药七天,不吃药还是七天。他不懂乱出馊主意干嘛?

  “殿下,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跟我和离啊?”素暖软绵绵的问。

  锦王开始打马虎眼,“你看这大过年的谈这事太不吉祥了。等中元节过了,我就向太后皇上上奏,可好?”

  虽然心里在滴血,面上却装出无比大度的表情。

  素暖弱弱的点了头。  可能想到自己不久就要离开这个妖孽了,心里忽然生出许多不舍,再看这妖孽,就不那么可恨了。好心好意的提醒道,“我走了后,你就把钰硕公主擢升为嫡妃吧。至于绯色阁那位,我看她长得太过美

  艳,常言道红颜祸水,做个美妾就够了。”

  锦王眉眼挑了挑,眉头蹙起,这傻子又不是病入膏肓了,这番话说得跟生死遗言似的,“你发什么神经呢?”

  素暖好心被当做驴肝肺,心里窝火,霍地坐起来,这个时候病怏怏的状态仿佛就跟打鸡血了似的,要跟人大战一场。

  “我是好心规劝你,怕你误入歧路,身为医者,我负责任的告诉你,一夫多妻有许多弊端,譬如易传播X病,男人纵欲还容易精尽而亡,所以一夫一妻本是最好的……”可惜你做不到。

  阿九俊脸发红,王妃满嘴喷粪,叫人情何以堪?

  偏偏在他们一脸遐想连篇时,王妃的脸上清纯无辜,双眸澄澈如不谙世事的婴儿一般。

  好像只能怪他们自己想歪了。

  锦王掉了一地鸡皮疙瘩……卧槽,这就是他喜欢的神魂颠倒的女人,他是不是有病?

  好半天才消化掉素暖这番精辟言论,锦王忽然兴高采烈道,“傻子,难得你的三观和本王如此吻合,既然如此,我们还是别和离了。”

  将她的手握在手里,还没有捂热,素暖嫌弃的抽出来。白了他一眼。

  卧槽,三观吻合?他和她?开玩笑?

  “殿下说笑了,我们生肖属性星座什么都吻合就三观不吻合。”他是妥妥的种马一枚。而她呢?是圣洁白莲花?好不好?

  “哪里不吻合了?”锦王蹙眉。

  素暖望了眼清荷殿的方向,有气无力的朝他挥挥手,“清荷殿的主子等你许久了,殿下记住要雨露均沾……”

  锦王气的咬牙,雨露均沾,她们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。成亲这么久,拒绝跟他圆房,还试图把他推给其她女人。他是雨露半点都没沾着。

  压着满腔怒火,循序善诱道,“王妃跟本王和离后有什么打算?”

  素暖无精打采的双眸立即绽放出异彩,“开个药铺,泡个美男,生个娃仔,策马天涯~”

  好吧,这是她最简单朴实的人生规划。然而听进某人的耳朵里,什么字都忽略了,就记得两字:美男。

  从素心向暖院回来后,锦王就铁青着脸,吩咐阿九,“本王要你以最快的速度找到那个身穿红衣的妖孽美男。本王要毁了他的皮。””

  阿九顿时为那个素未谋面的仁兄担忧起来。

  “诺。”

  大年初三。

  高俪求亲使者团来访。锦王应召入宫,商议迎接使者团的事宜。

  大璃国城郊外的驿站里,此刻高俪皇正坐在凉亭里,与人下棋聊天。  旁边,大璃使臣向他详尽的解释了和亲公主的情况,“这七公主,乃慈妃所生。慈妃年轻时艳冠群芳,貌比天仙。七公主有这样的母妃,自然容貌上也差不到哪里去。这七公主不仅容貌娇媚,而且性格

  柔顺,诗词歌赋样样俱佳。我朝陛下念着与高俪皇的旧情,才舍得忍痛割爱啊!”

  那高俪皇闻言,面露喜色。

  “好,好。此事若成了,孤重重赏你。”

  这时有侍卫匆匆来报,“禀报大王,驿站外面,有位自称大王的旧识前来求见?”

  高俪皇错愕,“哦?”在脑子里搜索了一番,这大璃的帝都他是第一次来,何曾有旧识?

  然而又觉得十分好奇,此事透着蹊跷,好奇心促使他命令侍卫将他带进来。“请进来。”  “是,大王。”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