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文字
雅黑

第十一章 功亏一篑

作者:心梦无痕更新时间:2019-10-14 07:14:30
  第十一章  功亏一篑

  林云枫深知巫术诡异,轻道了一声小心,起身托起张傲雪的身体,迅速朝后遁去。

  李长河一见林云枫逃走,顿时冷笑一声,身体御剑而至,出现在了林云枫前方。刚欲开口,天穆风突然现身,拦住了他的去向,这样一来,林云枫趁机返回,自另一个方向逃走。

  李长河见状大怒,手中长剑挥斩而出,密集的剑影层层起伏,形成一浪又一浪的紫色剑幕,连绵不断的对天穆风发起进攻。

  漠然一笑,天穆风语气森冷的道:“看到傲雪姑娘的第一眼,我就发誓谁敢伤害她,我绝不会放过那人。今天你一再重创二人,现在我就让你也品尝一下重伤的味道。”话未落,天穆风全身气势爆发,一股震撼人心的力量狂卷四野,以他为中心,附近的气流急速靠拢,转眼就形成一团暗黑色的魔云,将天穆风笼罩。

  感觉到气息不对,李长河脸色一惊,深深的为天穆风的修为所震撼。

  长剑一曲一转,一道震魂裂魄的剑啸破空而现,李长河身随剑走,全身真元提升至极限,招出“灭天斩”法,汹涌澎湃的剑气摩擦撞击彼此融合,最终形成一道贯天剑柱,出现在他的头顶上方。

  阴冷的看着那道百丈剑柱,天穆风爆喝一声,双手掌心魔芒电闪,邪魅的妖气与阴森的魔气彼此交融,在“天幻邪云”法诀的控制下汇聚成一颗漆黑无比的光球,带着吞噬一切的恐怖气息,迅速的飞向李长河胸前。

  半空,惊天剑柱直劈而下,转眼就斩在那光球之上,双方彼此相连,一时间竟然陷入了僵持局面。

  交汇处,耀眼的紫色光柱与漆黑的光球发出万丈光芒,两种不同的色彩彼此渗透,最终形成暗紫色的光点,不断的爆发出万千光华。这情景持续了片刻,那漆黑的光球猛然破碎,可怕的力量如怒浪排空,一举震碎了李长河的剑柱,其余劲首当其冲狂射而出,将李长河冲上了半空。

  闪身后移御去那股气劲,天穆风一晃就出现在金石眼前,右手掌心黑芒闪动,宛如一道黑色的闪电,直射他的头颅。金石面无表情,看着那一掌劈来,只是微微晃了晃了双肩,手中金光一闪,那把诡秘的金刀再次出现。

  左手捻印法诀,右手挥舞小刀,金石口中轻喝道:“九幽冥主,金刀挥舞,一斩天地,二斩诸候!刀破青冥,魂飞魄走。”虚空中一道金光闪过,其速之快一举穿透了天穆风那道闪电,出现在他胸口。

  眼神一惊,天穆风正欲移动身体避开这一击,可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被定住了。

  惊讶、意外浮现在他的心头,此时此刻他虽然惊讶于巫术的霸道,可更关心的是如何渡过这次危险。心念转动间,天穆风连续换了不下十种方法,可就是无法摆脱那股神秘力量的束缚,这让他心中又惊又怒。

  眼看那道金光临身,天穆风即将被其秘法所伤,这时,天穆风的怀中突然发出另一道金光,一举将那金石发出的巫术秘法震散,使得天穆风摆脱了巫法的束缚。

  束缚之力一消,天穆风立马移开十丈,脸色惊骇的看着金石,心头还有种阴影留在其中。对面,金石也看着天穆风,眼神中疑惑不解,显然搞不明白他怀中的那束金光是何物。

  平息了一下紧张的心情,天穆风回想了刚才的事情,顿时醒悟。原来最危险的一刻,是他怀中的“燃灯佛印”发出佛光,震碎了巫法救了他。

  想到这,天穆风顿时胆气大壮,目光直逼金石,想着如何灭了他。一直以来,由于巫术的神秘让他颇多顾及,可现在自身既然有了护身符,那就再无所惧了。

  察觉出他眼中的杀机,金石看了李长河一眼,发现他正狼狈的坠落地面,全身鲜血淋漓,看情况是受了重伤。少了强有力的支援,金石双眼眯成一条缝,一丝隐晦的奇异光芒再他眼中闪过。

  双手扣诀胸前,金石摆出古怪的姿势,身影瞬间一分为六,每一道身影都舒展着不同的姿态,以不同的手势演变着古怪的法诀,彼此之间连成一线,最终在六道身影的中间汇聚成一颗晶莹的水晶球。

  随着这水晶球的出现,其表面上一尊半男半女的古怪神像越发清晰,那背对的两只手臂各自依照一定的规律的分布,相互之间有一条淡淡的血丝相连,形成一把无弦之弓,正迅速的汇聚着力量,凝聚成一道血箭。

  注视着这水晶球,天穆风心头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,连忙抢先进攻,双手挥舞中狂风怒啸,可怕的气流形成两道旋转的风暴,以夹击之式出现在金石左右。之后,天穆风为了避开攻击,身体高速移动,围绕着金石不断的旋转,以免被他的攻击击中。

  阴笑一声,金石冷若冰霜的道:“来不及了,无论你躲到什么地方,你也避不开这至强的一击——巫神之箭!”

  天穆风心头一紧,目光留意着那水晶球,发现上面的那把无弦之弓已经是箭在弦上蓄势待发,正随着自己的移动而转变着方向,箭尖始终指着自己的胸口。

  领悟到这一击无处可避,天穆风心神大惊,连忙伸手入怀,取出一巴掌大的金匾,催动法诀让其增大数十倍,挡在自己的身前。

  金光一现,佛光万丈,刻着“燃灯古寺”四个大字的“燃灯佛印”发出耀眼的强光。光芒所至邪气全消,一切阴森诡异之气息瞬间化为虚无。

  这时,金石身体一震,六道身影猛然合一,在那万丈金光之下,脸色一片铁青。半空,水晶球上那古怪的巫神像原本平静的脸庞突然变得狰狞,一道血箭破空而至,在飞出水晶球的瞬间,化为了两道璀璨的光焰,正好射在那金匾之上。

  古怪的巫神之力与万佛之祖燃灯古佛之力相遇,双方彼此交织,僵持了好一会,那两道光焰才被佛光所化,连同那水晶球一并破裂。为此,一声惨叫从金石口中传出,他的身体在气机的牵引下受了重创,再加上“燃灯佛印”的金光一照,顿时整个人被震飞数丈,狼狈不堪的栽到在了地上。

  收好金匾,天穆风目光一扫重伤的二人,冷笑道:“之前二位一路追杀傲雪姑娘,并将其重创昏迷,现在情况反过来了,该你们受死了,认命吧。”双手一展,天穆风全身光华闪动,一股冷烈的杀气如极地寒冰,牢牢的将二人笼罩。

  起身,李长河眼神阴森的看着天穆风,冷哼道:“小子,你的修为的确出人意料,不过想杀我你还办不到。”到字还在空中盘旋,李长河全身光化万千,数不清的光影分散渐逝,让人难以分辨。

  对此,天穆风阴森一笑,喝道:“你既然知道我来自天邪宗,又何必浪费时间,与我玩这一套呢。”

  身体一转,天穆风如同旋风扩散,天青色的身影瞬间遍布方圆三里之内,每一个角落都分布着他的影子,一丝不差的将李长河那万千光影给逼了回来。

  看着眼神惊骇的李长河,天穆风邪笑道:“你不是当初想方设法要诈死,以免有人发现。如今我就帮你一把,让你永远消失,那样就没有人能找到了。哈哈------”

  大笑声中,天穆风二次逼进,强劲的修为配合那诡异的身法,轻易就突破了李长河的防线,一掌出现在他的心口。

  怒吼一声,李长河身体急速后退,目光直直的盯着那一掌,眼神中露出一丝惊慌。察觉到这一掌所含的邪恶魔气,李长河知道,即使不死在这一掌下,也绝对逃不过第二掌。

  然而知道又如何呢,他一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因为他后退的速度根本比不上天穆风前进的速度,所以这一掌最终印在了他的身上。

  惨叫声中,李长河被震飞了出去。天穆风阴邪一笑,身体紧追而至,又是一掌劈下。绝望出现在李长河眼中,不管他是何身份,此时此刻面对死亡,他依然如常人一般,恐惧是必不可少。眼看那一掌即将劈落,这时候天穆风突然眼神一惊,身体瞬间光化,出现在了十丈之外。

  李长河一愣,可随即他的身体被人接住,他便明白了一切。看着那修罗面具,李长河苦涩一笑,双唇微微动了几下,可惜没有说话。

  放下他的身体,玄风门主无心阴森的看着天穆风,冷声道:“阁下修为不弱,连伤我门下两大高手,真是值得表扬。”

  天穆风目光一转,见场中除了玄风门主无心外,其他的一些玄风门高手也都到齐,心中不由有些惋惜。要是这些人再迟来片刻,李长河与金石就死定了。

  心知此地不宜久留,天穆风心生去意,口中邪笑道:“能得玄风门主夸讲,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在下真是荣幸之至。如今看你们的样子是有事要谈,我就不打扰各位了,下次有机会再领教高招。”话落周身黑芒一闪,整个人就神秘消失了。

  无心没有追赶,只是双眉微皱,凝望了天际片刻,随即转身带着门下高手离开了。

  <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